復建古城墻 糯米汁真的比混凝土好用?

更新時間:2022-05-04 09:32:37 所屬欄目:建筑 作者:陳文海

摘要:西昌,工人支起大鍋熬制糯米漿全叔,是微博網友對成都全搜索新聞網的暱稱。《全叔讀報》是我們開發的一個品牌欄目,不那么正經八百,但也不會一副很low的樣子。本期撰稿/陳幾手據媒體報導,前不久,在西昌老城區的古城墻修復現場,10口大鐵鍋全天不熄火,用來熬制糯米汁——不過,這些糯米汁不是

西昌,工人支起大鍋熬制糯米漿

全叔,是微博網友對成都全搜索新聞網的暱稱。《全叔讀報》是我們開發的一個品牌欄目,不那么正經八百,但也不會一副很low的樣子。

本期撰稿/陳幾手

據媒體報導,前不久,在西昌老城區的古城墻修復現場,10口大鐵鍋全天不熄火,用來熬制糯米汁——不過,這些糯米汁不是拿來吃的,而是用做修復古城墻的磚石粘合劑。據悉,古城墻按照「原貌修復」原則進行,採用「古法」修復城墻,即全部用糯米灰漿(糯米+石灰)而舍棄現代混凝土。而修復這一段920米的城墻,預計要用掉50噸糯米。

對于此,坊間產生了不小的爭議。比如有很多人認為,如此做法是在糟蹋糧食。也有人質疑,從牢固程度來看,糯米灰漿這種有機建筑材料在強度上不如現代技術生產的水泥,為何一定要多此一舉?

而官方給出的解釋,則是「要按照修舊如舊的原則,重現數百年前的古城風采」。

「修舊如舊」,在古建筑修繕界是一個流行的觀點。但「修舊如舊」四字,卻并不完全準確。確切地說,應該是「不改變文物原狀」。比如,中國古建筑大多為木結構,連故宮里大殿的大頂子都是壓在木質柱體上的。木結構修期短,怕蟲吃,怕水滲。所以,修繕古建筑,該換的就得換,否則,很快就又壞了。北京市古代建筑設計研究所所長馬炳堅就認為,「重要的是用什么材料換,盡可能用原來的材料,原來的工藝去換」。

其實,關于「糯米搭砌城墻」的傳說并不少。

四川宜賓長寧縣的龍峰山,就有一段2000多米的城墻,據傳系太平天國將領石達開所建。當地村民介紹,城墻應該是由糯米和貝殼混合,作為粘合劑把一塊塊方型石頭砌合而成的。城墻石頭之間,緊密地沒有任何縫隙,「粘合劑」已經干了,石頭上還能看到一些它溢出來的痕跡,這些痕跡「用刀片去刮也刮不掉」。只是,作為內陸地區的四川,究竟哪來的那么多貝殼?

最有名的「糯米砌墻」傳說則發生在南京。南京城墻城磚之間黏合材料的確切成分是什么?正史、野史均無記載。但朱元璋用糯米汁筑城的故事卻世代相傳。一些學者甚至認為,南京城墻「以花崗石作基礎, 并在磚縫內灌入桐油、糯米汁和石灰汁,因而十分堅固」。許多專家、學者試圖採用各種方法破解這種黏合材料的成分,有的甚至利用現代科技手段進行光譜分析, 結果只是解讀了其中的無機成分,而有機成分卻難以判定。

在《大明會典》中,涉及到建造南京城墻的黏合材料僅有石灰,沒有記載糯米汁,「凡在京營造,合用石灰,每歲于石灰山置窯燒煉,所用人工窯柴數目,俱有定例」;而馬生龍的《鳳凰臺記事》則記載記載:「筑京城,用石灰秫粥錮其外……(朱元璋)任意指一處擊視,皆純白色……」其中「秫粥」,是指一種粘高粱熬成的稀飯,也未提到糯米汁。因此,南京明城墻的黏合材料是否有糯米汁成分,值得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還有一段史實更加令人回味:朱元璋在公元1366年9月5日下令大規模興建南京城垣。而在同年4月9日,他就下達了轄區內當年禁種糯米,「以塞造酒之源」——即不讓民間用糯米造酒。元末10余年的兵燹馬亂,朱元璋當時僅僅控制江南一隅,同時需要抽調大批健壯民夫充軍或赴京營建,哪有巨量糯米匯集到南京,以供筑城之用?

1875年,法國的一位園藝師蒙耶(1828~1906年)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鋼筋混凝土橋,距今不過141年。而許多古城墻所矗立的歲月,或許是現代建筑的十數倍——這也是許多人覺得古法建筑「神乎其技」的原因。

但其實,這兩者完全無法類比。比如,中國的建筑規范規定,民用建筑壽命一般為50年以上。部分臨時建筑只要求5年以上的壽命,諸如學校的傳達室之類,實際上對建筑壽命的要求很低。只有重大的國家級建筑才有百年壽命的要求。可以說,很多現代建筑在設計之初,就力求「短命」。

一般而言,對于幾十層的高樓之類的建筑,國家的抗震標準是7級,但很多開發商把標準做到了8級。那么,哪座古代建筑能在如此強烈的地震中倖存下來?

「古色古香」或許會給人帶來一種審美上的愉悅。但「博大精深」、「神乎其技」之類的定語堆砌則大可不必。人類文明發展是一個指數級上升的過程,現代人的智慧,一定勝過古人。

相關內容

歡迎留言:

欧美肥老太牲交视频_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视频_超级碰碰青草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