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地界上這些最牛的地兒·事兒·物件 你知道多少(古蹟篇)

更新時間:2022-05-05 11:09:44 所屬欄目:建筑 作者:謝智強

摘要:一提起什么什么之最,都會引起大家的注意,其實就在我們身邊,就在我們經常去過的地方,就有著為數眾多的昌平地方之最,你去過的一個公園、一個游樂園、一個景區、一座山、一條河,都有可能就是昌平最強大的,那到底我們身邊暗藏了哪些昌平之最呢,南南帶著大家細細品來O(∩_∩)O~本篇文章文字轉

一提起什么什么之最,都會引起大家的注意,其實就在我們身邊,就在我們經常去過的地方,就有著為數眾多的昌平地方之最,你去過的一個公園、一個游樂園、一個景區、一座山、一條河,都有可能就是昌平最強大的,那到底我們身邊暗藏了哪些昌平之最呢,南南帶著大家細細品來O(∩_∩)O~

本篇文章文字轉自【昌平區政府官網】,部分圖片轉自【煳涂花大少盆友】、【亞軒盆友】、【獨漂盆友】、【墨竹盆友】,在此表示深深滴感謝。

昌平地界上這些最牛的地兒·事兒·物件

你一共知道多少(古蹟篇)

最早的志書

昌平最早的地方志書是《昌平州志》,由崔學履編修,孫鋌作序,于明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刊行。隆慶版《昌平州志》共四冊,八卷,十二個分志,一百六十個題目,約十萬字。

崔學履,昌平州人。明嘉靖二十二年(公元1543年)考中舉人,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考中進士,官至內廷堂尚寶司少卿。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十一月,受昌平知州曹光祖重託,利用公務余暇編修《昌平州志》。此前昌平沒有地方志,也缺乏資料積累,從嘉靖四十四年(公元1565年)春天起,崔學履"考索群集,訪求故實",凡與昌平州相關的資料,不怕繁多,逐一筆錄,并按地方志的體例要求,分門別類地記述始末。同年秋天完成初稿后,為使州志與皇陵重地的名實相符,崔學履請參與編修嘉靖皇帝誕生地承府《承天大志》的翰林院國史館編修、文林郎孫鋌幫忙補正。經過一年刻苦編修,崔學履終于編修出昌平第一部地方志--《昌平州志》,結束了昌平州無志的歷史,使欲知一州自然、古今狀況者,"開卷盡在目中,比入境則歷歷指數,不煩訪問而俱得其實",亦使后讀者有轍可循。崔學履編制的《昌平州志》是昌平地區最早的一部志書。

最早的人類活動文化遺址

雪山文化遺址位于昌平區境內,從昌平鎮到南口鎮的公路南側雪山村,1958年發現,1962年開始發掘。遺址分布在雪山村東南的臺地上,地勢西北高東南低。整個遺址面積1平方公里,內涵可分為三個時期。早期文化遺址與中原仰韶文化,東北的紅山文化有相似之處,發掘出土的陶器距今6000年,陶器以紅陶為主。中期屬龍山文化范疇,已屬于原始社會末期,距今5000年,樹輪校正年代距今約5500年。雪山文化遺址文化層一、二期的社會性質為原始社會階段,相當于母系氏族社會向父系氏族社會轉化時期。雪山文化晚期,近似于夏家店下層文化與中原地區的商文化的遺址,距今約4000年左右,是昌平區距今有史可考的最早的人類活動的遺址。

最早發掘的皇陵

明十三陵中的定陵是人們主動發掘的最早的帝王陵墓。1955年經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中央文化部部長沈雁冰、人民日報社社長鄧拓、北京市副市長吳晗等人的請示,國務院批準了發掘明十三陵中長陵的請示。隨后成立了長陵發掘委員會,由于長陵建筑規模較大,加之是第一次主動發掘,發掘委員會決定首先選擇明十三陵中明神宗朱翊鈞的陵墓定陵進行試掘,以便積累經驗。

1956年,試掘工作開始,經考古人員調查,發現在定陵陵園寶城南側的外墻皮砌磚的塌陷處,露出一點磚砌券門,便在寶城內側正對券門的地方開挖了一條寬3.5米、長20米的探溝,后發現寶城的內側正對著券門的圍平石內側刻有"遂道門"三字,其它位置的圍平石內側陸續發現刻有"金剛墻前皮、右道、寶城中、左道、大中"等字跡,在探溝內人們找到了通向明樓西側的磚遂道,即根據磚遂道的走向,又開挖了第二條深溝,這條溝寬10米、長30米、深7.5米,在這條探溝內發現了刻有"此石至金剛墻前皮十六丈深三丈五尺"的16個小字的石碑,根據小石碑的記載,又開挖了第三條探溝,在發掘工作進行了近一年之后,考古人員終于打開了定陵的玄宮門。

定陵的玄宮由五座高大的殿宇組成,石條起券,十分堅固。其中前、中、后三室特別高大,室前均建有精致的漢白玉石門和門樓,石門為左右對開,每扇石門各重約4噸,石門的里側均有頂門用的自來石,后室是玄宮中的最大的一間墓室,內設白石鑲邊約半尺高的棺床(明代又將棺床稱為寶座),在考古人員打開墓室時,棺床上停放著萬歷皇帝朱翊鈞的棺槨,其左是孝端皇后的棺槨,其右是孝靖皇后的棺槨。定陵玄宮在發掘過程中,沒有發現任何的防范盜陵的弩矢、機關之類的東西,這大概是因為明代的陵區駐有龐大的保衛陵墓的軍事機構,陵墓的安全可謂萬無一失,還有明代的皇帝自信其帝業會千秋萬代,沒有設置防范措施的必要。

定陵的發掘工作歷時近兩年,其間國務院副總理陳毅到此視察工作。定陵發掘出土了近3000件珍貴的文物,國家文化文物局于1958年8月正式批準建立定陵博物館,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同志還親筆題寫了館名。定陵是建國后人們最早主動發掘的皇帝陵墓。

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

1959年1月,北京市昌平區人民委員會公布我區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名單,包括明十三陵、銀山塔林、居庸關、鞏華城等共計三十六處,并發了通知,要求有關單位和社會界予以保護。

首座被修復的明皇陵

1990年8月31日,重新修復的明昭陵落成儀式在昭陵舉行。明昭陵是在十三陵中排列第九,是明代第十二個皇帝穆宗朱載 與其后妃的四人合葬陵寢,建在十三陵陵區西南的大峪山下。

明昭陵是在穆宗皇帝死后修建的,建于明隆慶六年(公元1572年),竣工于萬歷元年(公元1573年)。明昭陵建成至今已有四百多年,其間幾度興廢,最嚴重的一次是明朝末年,李自成的農民起義軍路過此地,曾把對明王朝的仇恨轉向其陵寢發泄,這可用當時的大學者顧炎武"康昭二明樓,并遭劫火亡"的詩句來作旁證。清干隆年間,曾對十三陵作過一次較大規模的維修,當時把各陵(長陵陵恩殿除外)的主要建筑大都作了拆大改小的建造。新中國成立后,在黨和政府的重視下,昌平人民加大了對文物古蹟的保護工作。從1986年開始,逐年投資,修復部分帝陵。1987年正式動工開始修復明昭陵,經過四年的維修,明昭陵于1990年竣工。修復后的昭陵建筑宏偉,金碧輝煌,具有陵制完整的特點。陵恩殿內還舉辦有"明昭陵秋祭復原陳列,再現了明代秋祭時殿內供口的豐潔,樂器齊備的隆重場面,左右配殿分別布置有"明昭陵帝后陳列和明代皇族墓葬史料陳列,介紹埋葬在昭陵內的穆宗皇帝和孝懿、孝安、孝定三位皇后的有關情況及明代有關資料。明昭陵是解放后修復的第一座明代帝陵墓。

最著名的塔林

在昌平區境內有一座山,其冬季"冰雪層積,色白如銀"取名銀山;又因"麓有石崖,皆成黑色"稱為鐵壁,遂合稱為"鐵壁銀山"。

早在唐貞觀年間,銀山已開始修建寺廟,唐朝高僧鄧隱峰曾在此山講經說法。遼代于山前建有寶巖寺。金天會三年(公元1125年)該寺改名為大延圣寺,當時中國最有名望的高僧佛覺、虛靜等禪師,都曾先后云游至此,講經說法,天下眾多僧侶慕名而來,云集銀山。此后大小寺院陸續興建,鼎勝時期曾有僧廟、尼庵72處,常年修行的僧眾達500余人。明正統十三年(公元1448年)重建,欽賜寺名"法華禪寺",下領七十二庵,為京郊名剎。

現山前留有歷代禪師圓寂和大小沙彌死后火化、安葬修建的墓塔,因每個人在佛門的級別和地位不同,墓塔的大小也千差萬別。經過幾個朝代,銀山的山麓坡谷中,墓地越展越闊,墓塔越立越多,形成了風格獨特的塔群,大塔高過樹頂,小塔不盈三尺,滿山遍野,難以勝數。其中較大的有金代的密檐式塔五座,元代密檐式塔和喇嘛塔各一座,塔下安葬的是大延圣寺的七名住持禪師。大塔拔檐13級,小塔拔檐7級,塔身和須彌座上,刻有仿木狀的斗拱、門窗、額枋、門楣和間柱上雕刻有蓮花、鳳身、坐佛、飛天仕女和金剛力士的圖形,雕刻刀工精美。據專家考證,象這樣成組的高大塔群,在全國也不多見,是現在古塔中的珍品,也是研究金元建筑藝術的寶貴實物資料。1988年銀山塔林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近年來有關部門投資約一千萬元,將古塔等文物古蹟修復,并建有餐飲服務設施,可為游客提供優良服務。

最古老的長城遺址

長城遺址,位于昌平區流村鎮。北起黃樓院(原稱皇龍院)北小梁,明朝重新修建的八達嶺長城與此段相連,南經泥洼、老峪溝村南鰲魚嶺折向馬刨泉的北祁嶺,在大村東山出昌平區境,南北長約30公里。昌平區古代屬燕國,此段長城始建于戰國末期。燕昭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83年),當時燕國北方在北部邊境線上,西起造陽(今河北省懷來縣),東到襄平(今遼陽),修筑了防御墻,秦統一六國后,長城防御工程北移,這段長城荒廢后自然坍塌嚴重,城墻大部分殘高為1.5米至2米左右,屬昌平境內最古老的長城遺址。

保存最完好的一座龍王廟

都龍王廟在昌平城南龍山頂。始建何時,志書中沒有記載。《光緒昌平州志》中記載:都龍王廟在龍山巔,明洪武八年重修。清光緒四年祈雨有靈,奏請御賜匾額,重修殿宇。從這一記載推算,此廟當建于元代,這可能與修建"白浮堰"有關。

都龍王廟的"都"字作何解釋?當地有兩種說法:一說都龍王大,是管所有龍王的,龍王很多,佛教《華嚴經》中記有:無量諸大龍王,如毗樓博義龍王,婆竭罹龍王等。道教也有類似說法,謂有諸天龍王、四海龍王、五方龍王等。二說都龍王廟大,是統管大都城北所有龍王廟的。

都龍王廟原來規模很大,1989年在都龍王廟東房山墻外廟田內發現一塊清干隆十七年制"都龍王廟田碑記"。碑文中記載:"吾州東南,去城五里許,有山蔚然深秀,山下有泉,水聲潺潺,峰回路轉,中有廟,翼然者三,一白衣庵,一龍泉寺,其峰頂則都龍王廟焉"。碑中還記載:"每年(農歷)六月十三日,報賽尊神,演劇三朝,結社鳩資,香火繁盛"。

都龍王廟在山頂,俗稱上寺。它山門向南,外有多級石階。山門內正面為三明六暗大殿。明柱有對聯,上聯是:"九江八河天水總匯",下聯是:"五湖四海飲水思源"。殿內供奉龍王和雷公電母。殿前有鐘樓、鼓樓。每天晨鐘暮鼓,據說15里以外的沙河鎮每天都能聽到它的鐘聲。在東南側山腳處有龍泉寺,又稱下寺。進寺門有天王殿,塑有彌勒佛、四大天王、八大天王、八大怪。另有禪堂、方丈室等房間。龍泉寺西側有白衣庵。又稱娘娘廟。都龍王廟原來有廟會,很熱鬧。除了旱年有祈雨、謝雨祭祀活動外,還在農歷六月十一日至十三日,舉辦廟會三天,廟會期間有演戲、表演花會和十祥雜耍等活動,但更多的是做買賣的,經營商品有權杷掃帚、笸籮簸箕,或是夏令布疋時裝、冷食冷飲等。那時方圓十里八村的村民都來逛廟會。解放后廟會停辦,但1950年農歷六月十三搞過一次規模較大的物資交流會。都龍王廟是昌平目前保存最完好的一座龍王廟,現已被定為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最大的石牌坊

石牌坊距昌平城2.3公里,在十三陵鎮境內,東鄰石牌坊村,是十三陵神道南端的第一座建筑。嘉靖十九年(1540年)建,這是一座仿木結構的石建筑,由多塊巨大的青白石雕刻而成,共有五門六樓十一柱,通闊28.86米,高約12米,整體造型比例諧調適度,刻工精細,各樓均作廡殿頂、瓦壟、勾滴、獸吻、斗拱等精巧秀麗,柱截面作畫彩,四角有曲線,線腳上部與額枋相接,柱的上端和額枋上陰刻旋于彩畫,線條順美流暢,石柱下前后備有夾柱石,刻有精致的雙獅滾球和云龍圖案。

明十三陵石牌坊是罕見的不可多得的石雕藝術品,已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我國現存石制牌坊中最大、最完整、最精細的一座。

最大的明代皇家陵墓

昌平區境內的明長陵,是境內最大、最早的一座明代皇家陵墓。長陵位于天壽山主峰南麓,長陵鎮境內,長陵村西,村因陵而得名,是明成祖朱棣和皇后徐氏的陵墓。明長陵在明十三陵中是營建時間最早,規模最大,陵墓建筑保存最完好的一座,陵墓始建于明永樂七年(公元1409年)五月,明永樂十一年(公元1413年)正月,玄宮(墓室)建成,命名長陵。此后陸續建陵宮,地面建筑和神道等墓儀建筑。

陵宮坐北朝南,面積約12萬平方米,平面呈前方后園形,整個墓有圍墻環繞,分三進院落,主要建筑有陵門神庫、亭、陵恩門、陵恩殿、欞星門、明樓、寶城等。長陵陵恩殿是現存的主要建筑,也是整個明陵中唯一保存下來的宮殿建筑。陵恩殿是祭陵時行祭祀禮的處所,原名享殿,明嘉靖年始定此名,意為感恩受福。長陵陵恩殿建于明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面闊九間(寬66.56米),進深5間(29.12米),黃瓦紅墻,重檐廡殿頂,座落在繞以漢白玉護欄高約3.2米的三層石臺上,整殿面積為1956平方米,殿內有60根金絲楠木明柱,直徑都在1米以上,中間最粗的4根直徑達1.7米,高14.3米,整座大殿所用木料均用金絲楠木制作,自建成至今已500多年,仍牢固如初,是目前國內最大的金絲楠木建筑。

最著名的古橋

古代昌平人民在修造道路的同時,也創造了橋樑建筑藝術,在採用各種建材從架設浮橋、草橋、木橋逐步發展到建設永久性石橋。在明代,石橋建造進入盛期。距文物部門考證,在昌平的古橋中,最著名的當數位于沙河鎮境內的朝宗橋。

朝宗橋跨溫榆河北支河(北沙河)處,明初為秋架春拆的臨時性木橋。自明朝在天壽山建陵后,建陵、謁陵連年不斷。昌平知縣疲于拆建,每年都要耗費大量財力、物力,遂奏請明英宗請求建堅固永久的石橋,明正統十三年(公元1448年)英宗命工部右侍郎王永壽,在改建御道的同時于跨河處建造石橋,橋建成后,取名"朝宗橋"為磚聯拱結構,略成拱形,橋體全長82.5米,凈寬12.4米,共七孔,孔徑長7.8米,中孔高6米,孔基砌石呈分水狀,中間基石雕精美鎮水獸。橋面東西兩側共有石欄望柱53對,望柱間為石欄板,橋欄兩端雕飾"云頭"花紋。朝宗橋北距昌平城10公里,是古代西北驛站干路和京陵御道必經之處,明崇禎十七年(公元1644年)三月,李白成率起義軍闖過居庸關,進駐鞏華城,遂返回攻取永安城,再南下陷皇城,曾幾度經過朝宗橋。朝宗橋均用花崗石建筑,唯其北端東側萬歷年間所豎立的碑為漢白玉石雕。其高4.08米,寬1.1米,厚0.39米,碑頂篆刻:"大明"二字,碑身兩面皆為楷書,精刻"朝宗橋"三個盈尺大字,陰面左側有小楷字"萬歷四年歲次丙子促夏立",說明此碑建于公元1576年。為防止洪水沖擊,于橋面西南側砌筑了80米長,5米高的巖石泊岸。泊岸中心精雕一獅首龍身石獸,以鎮視洪水,為緩解洪水和冰塊對橋體的沖擊,還將上游河道改修為"C"型彎道。明清時,橋東南側筑有土臺,有軍卒日夜駐守。據史料記載,在明景泰七年(公元1456年)、嘉靖十五年(公元1536年)、嘉靖十七年(公元1538年)、萬歷三年(公元1575年)曾較大規模地整修朝宗橋。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也進行過維修。

在朝宗橋建成后的幾百年間,經歷了幾次較大洪水,僅在民國年間就有兩次山洪暴發(1929年、1939年),大水漫過朝宗橋東流,鞏華城內水深數尺,而朝宗橋卻巋然不動,安然無恙。幾次經歷地震依然如故。1937年侵華日軍曾炮擊此橋,在花崗巖的橋體上不過留下了一兩個碗口大小的"淺疤",是日本侵略中國的又一罪證。朝宗橋之堅固不遜于馳名中外的盧溝橋,是北京地區至今依然保存完整,仍在使用的古橋之一。

相關內容

歡迎留言:

欧美肥老太牲交视频_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视频_超级碰碰青草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