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鄉老父親,永遠的遺憾

更新時間:2022-05-05 14:12:36 所屬欄目:時候 作者:潘佑鳳

摘要:這個深夜,當父親闖入我的思緒時,我就再難入睡。關于父親的點點滴滴依次浮上心頭。從小,我就痛恨父親。記憶深處,我永遠都無法原諒父親的粗暴。那一次,應該是過節的時候,我早早打好豬菜(這是我每天必須完成的任務),準備痛痛快快玩。可不知什么時候,父親把豬菜用來餵了牛。我滿懷委屈的向他講起

這個深夜,當父親闖入我的思緒時,我就再難入睡。關于父親的點點滴滴依次浮上心頭。

從小,我就痛恨父親。記憶深處,我永遠都無法原諒父親的粗暴。

那一次,應該是過節的時候,我早早打好豬菜(這是我每天必須完成的任務),準備痛痛快快玩。可不知什么時候,父親把豬菜用來餵了牛。我滿懷委屈的向他講起這件事,他不光不安慰我,而且順手幾巴掌就打在我屁股上,任由我留在原地號啕大哭,他卻若無其事地走了。等情緒穩定以后,我只好再次去打豬菜。但父親的粗暴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我有什么事都不跟他說,甚至他跟我講話我也置若罔聞。

讀初中后,在父親眼里,我完全是個大人了。這樣的看法只在安排勞動的時候起效。最最不能忘卻的是,暑假里,雙搶時節,應該還是早上四點左右,父親就毫不留情地掀開我們的被窩,趕我和哥哥出工去收稻子。我正是貪睡的年紀,那個時候,東方才剛吐白,你知道我有多不愿意。可是,卻又只能隨父親下田勞作。記得很清楚,當我們父子三人把一畝多田的稻子割倒一半后,天才大亮。看著逐漸強烈的陽光,我覺得晃眼,感到又累又餓又委屈,淚在眼眶里打轉。

這種因父親的嚴厲和不通情理而產生的怨恨伴隨著我成長中的每一刻。我心理上更愿意靠近母親,但是,母親也常常受父親的氣。每當看到母親偷偷流淚的時候,我總是把這些怨氣加諸父親身上。

最讓我不愿親近父親的是,在我們面前那么高高在上的形象,在別人面前卻有些卑微,讓我們都覺得抬不起頭。對于別人的請求,我的父親從不拒絕。最討嫌的就是家里有事,父親也會丟下自己家的事過去幫忙,剩下我們娘三在家里忙活。農忙時節,眼看著別人家的活忙完了,我們卻還需不停地勞作。尤其是別人袖手旁觀時,我們對父親的怨恨就不可抑制地生長。

父親在別人口里是有些虛名的,因為他幫助別人從不要求回報,而且幾乎是有求必應。

時光慢慢流逝,成長總是不其然的到來,當我漸漸能夠理解父親的卑微時,父親已然離我而去了。

工作之初就痛別父親,到現在已經將近二十二年。回想父親的一切,我的心頭隱隱作痛。那些當時不曾觸動我心靈的細節終于在腦海里逐漸清晰,叩問我的靈魂。

父親是忙碌的,他一直挑著一家人生活的重擔。從我記事時起,父親就從沒有好好休息過。最鮮活的記憶是大人們津津樂道的故事:父親在趕路過程中,一邊走,一邊睡覺。那時的我并不理解,也無法體會那是怎樣一種辛勞。可是,今天回想起來,父親該是怎樣苦苦地支撐我們的家呀!

父親很吝嗇,他和母親的爭吵多半發生在母親添置了新東西之后。父親覺得一分一毫都應該用在刀刃上,認為東西能湊合用就不需浪費錢,而母親則希望有適當的添置。只有在送我們兄弟讀書的事上,父親才舍得花錢。哥哥初中畢業后沒能考上高中,父親低聲下氣的求人,打點花費之后,哥哥有了上學機會,我沒有聽他哀嘆過。當年我考上學校,最高興的就數父親。

說到上學,我又記起了父親送我去學校的事。那是奶奶偷偷告訴我的。當年父親送我上學的時候,為了節省住宿費,他非要連夜返回。可是乘車也是件難事,回家鄉小鎮搭上了末班車,從鎮上回家還有十幾里路,卻是再也沒有車了,父親決定走路回家。本來天氣尚好的話,個多小時就可以到家的。沒料到的是,那天夜里大雨整整下了一夜,父親只好躲在回家路上的一座小橋下窩了一夜。靜靜的聽著,想像父親在小橋下瑟縮的身影,酸酸的感覺在心頭泛濫。也因此,我曾暗暗發誓畢業以后要好好孝敬父親。

我不是一個不遵守諾言的人,但是我對父親的諾言卻永遠沒有實現的可能了——就在我畢業的第二個年頭,父親拋下我們永遠的走了。

父親愛抽菸,我后悔不曾買包好煙給他抽,父親愛喝酒,我后悔不曾買瓶好酒給他喝。他抽的是劣質煙,喝的是劣質酒,這些嚴重摧垮了他的身體,讓他英年早逝。現在,每當我得到好煙好酒的時候,常常感嘆:「如果父親在就好了!」可是,父親已經了無牽掛地走了,他沒有享受過我什么。

就這樣,父親匆匆走完一生,成了我心頭永遠的遺憾!

作者黃紅兵:男,任教于寧鄉玉潭基地校大街嶺小學。從事語文教學二十余年,一直奮斗在教學一線,閑暇時光喜歡耕耘文字。近年來,偶有作品發表。

寧鄉文藝家

秦巴美好江山,攜手與您共創美好生活!

相關內容

歡迎留言:

欧美肥老太牲交视频_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视频_超级碰碰青草免费视频